在新潟更新驾照有感
2012/08/31

  “不近人情”的驾照中心工作人员

  驻新潟总领馆开馆两年多,依照日本驾驶执照管理的相关规定,我们手里的驾驶执照都先后到了需要更换的时节。拨通新潟县警察总部下属驾照管理中心的电话,被告知外交人员可以免除各项手续费用,但包括总领事在内的所有领事官员都需要自行到中心按照规定换领新照,并必须参加长达两小时的听课培训。瞥了一眼工作日程上密密麻麻的安排,与对方商议可否不参加听课培训,但中心工作人员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即便是日本天皇,也必须听课培训后才能换发驾照。”我们还欲争取,总领事却示意不要违反人家的规定。放下电话,不由得想起中国一句妇孺皆知的古话:“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早在战国时秦国的改革家商鞅便提出了这一著名的言论,而今在千里之遥的日本,我们却仍能感受到这一法家思想的合理与不容抗拒。

  不苟言笑的授课讲师

  我们翌日清晨遂乘车前往驾照中心,按照规定填写表格、接受身体检查,然后便是听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警察为我们作初次更换驾照的培训课程。空旷的教室里坐着十多名年纪都不过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我们后排显得不太和谐,果然初次更换驾照的还是年轻人居多。每个人面前的桌上都已经预备好了一套材料,里面放着《交通教本》、《安全驾驶自我诊断》、《新潟县交通事故与安全驾驶》等材料,两个小时的课程中,授课的讲师一丝不苟地讲解课程内容。其间,一名年轻人昏昏欲睡,随即讲师便厉声令其回答问题,这一声惊得教室里所有人都一个激灵,黑板上巨大的禁止使用手机的标识也让我将刚拿起的手机乖乖放回了口袋,教室内俨然一副高考考场般的严肃气氛。休息期间与讲师攀谈,他不厌其烦地解答我关于驾照更新的诸多问题,并提醒我课间休息去拍摄新驾照所用照片,实在又觉得他和蔼可亲。

  “激增”的死亡人数、天价的赔偿金额

  日本的交通状况虽然较好,也免不了由机动车引发的人员伤亡,讲师介绍说,新潟县2011年全年因为交通事故死亡的人数为136人,较2010年“激增”了16人。讲师激动的情绪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日本对交通安全和生命的重视态度让我们不由得开始反思。据统计,中国2011年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达62387人,虽然较2001年10.6万人的死亡人数已经大幅减少,不过与日本2011年全年因交通事故死亡4611人相比,仍然是十分惊人的。要知道,日本全国汽车保有量截止2012年5月约7900万辆,而中国截止2011年的汽车保有量为2.25亿辆,简单来说,中国路上跑的车数量是日本路上跑的车的三倍,但因此引起死亡的人数却是日本的十二倍多,这样不成比例的两组数据足以发人深省。

  讲师还特意向我们展示了近年来日本法庭判决交通事故肇事者对死者的赔偿金额,动辄2亿到3亿日元的天文数字也确实“亮瞎”了我的双眼。讲师语重心长地说,交通事故的肇事者和死者都是受害者,一方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另一方则将一生都背负沉重的经济负担和良心谴责。而这能够令一个家庭倾家荡产的巨额赔偿金,既体现了在日本这个国家社会对生命价值的充分肯定,也足以唤起某些手握方向盘以后便飘飘然不知所以的“马路杀手”们对安全行车的重视,不失为警醒交通参与者的有效举措。

  奖惩有别,赏罚严明

  孔子曾曰:“苛政猛于虎也”,比喻当朝执政的统治者巧立名目以各种借口向人民征收捐税徭役,以致于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脑海中冒出这句话,是在翻开手里的《交通教本》之后。书中近100项各种处罚条例直教人眼花缭乱,诸如“领取驾驶证一年内不粘贴新手标识,罚款4000日元(合人民币300余元)并扣除驾驶员分数1分”、“不进行转向灯预示即并线罚款7000日元(合人民币500余元)并扣除驾驶员分数1分”、“在有前车或对向车的情况下不转换近光罚款7000日元并扣除1分”等等,而占用应急车道、不为行人让路等更是会被处以人民币近1000元的罚款并扣分,让我们不得不感慨日本交通法规的细致和严谨。细细想来,日本政府费尽心思制定的这名目繁多的处罚条例,正是我们感叹日本机动车行驶过程中“彬彬有礼”、“礼让有加”的主要原因,然而没有严厉的法律法规约束,又如何能形成自律的国民素质呢。古人云“故严刑峻法,破奸轨之胆”,只有依照健全的交通法规对违反秩序的人不予姑息,才能确保每个人不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让驾驶员对交通法规“了若指掌”并“敬若神明”,绷紧脑中安全驾驶的弦。

  与之对应的是,日本交管部门对遵守交通法规坚持安全驾驶的驾驶员设立了鼓励制度。领取驾驶执照起一年内若无违章、无事故,由驾照中心向驾驶员颁发安全驾驶卡(Safe-Drive Card,简称SD卡),凭借它在绝大多数的日本餐厅、商店购物消费都可享受95折优惠;同时,对于五年内无违章、无事故的驾驶员,其驾驶证可升级为金色驾驶证,凭借“金本”可享受以最低折扣购买车辆保险等等优惠。同时,伴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加剧,越来越多的驾驶员步入晚年,不少已经年逾古稀,日本交管部门建议其在车辆前后粘贴“高龄者”标识,同时为主动放弃驾驶证的老年人发给类似北京“一卡通”的公共交通卡,可在许多餐厅、商店享受近最高20%的优惠。有趣的是,曾经有许多日本老驾驶员不愿意粘贴老式“高龄者”标识,日本交管部门经过研究后重新对标识进行了设计,漂亮的新标识很快获得了社会的认同,这些细微的关怀很是有些“润物细无声”的感觉。

  “劣质”的汽车喇叭,会说话的应急双闪

  在观看教学视频时,有一个镜头颇似国内司空见惯的场景,即前一辆车为行人或其他车让路减速停车后,后车的司机面带不满地大摁汽车喇叭催促,解说员批判这一行为所用的词句竟然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前些年我国许多进口汽车曾被曝出喇叭使用寿命太短的“质量问题”,经销商辩解说喇叭在国外的使用频率很低,我曾怀疑那不过是推卸责任,到日本之后才相信了这并非谎言;日本街头绝大多数车辆都会在并线、驶入丁字路口或是超车后为后方车辆打亮应急灯(双闪)表示感谢,自己在行车时,每每看见前方车辆双闪灯想自己点亮双闪表示感谢,心中便会涌起一股暖意。对方向自己表示感谢的举动,也让自己更乐于在路上为别人考虑,“助人为乐”,让人更加“乐于助人”。

  日本交管部门大力倡导的“关怀驾驶”,则是提倡驾驶员在驾驶过程中随时为周围的行人、车辆甚至小动物多加考虑,尤其注意老人、幼儿的动向,通过预测和判断,避免各类事故的发生。古语有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设想一下,自己的家人在路上,不用担心被不小心的驾驶员误伤,平安出行共享天伦之乐,何尝不是己之所欲?

  结语

  今天的驾照更新,印象最深的,是视频录像中的一句话:“只有汽车、自行车、行人等所有的交通参与者都能时时为别人考虑、为他人着想,人类才能形成真正的所谓社会”,一个成熟的社会,何尝不是如此?这诸多的感慨,仅仅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然而日本这个小小的岛国在资源匮乏、自然灾害频发的诸多不利条件中缘何能够成长为令世界瞩目的经济巨人?这仍然值得我们去探讨和思考,此次的更新驾照的经历,让我感觉到自己离答案更近了一步。中日两国逾千年的交往过程中,日本向我们学习了水稻种植、冶铁、蚕桑等诸多当时的先进技术,随处可见的汉字更是两国的历史渊源的证明。时代变迁,现在我们能够向日本学习的还有很多,一个让日本钦佩甚至敬畏的中国,就从你我手里的方向盘开始吧。

(文:总领馆馆员 朱丽松)

推荐给朋友
  打印文字稿 全文打印